五大品牌贏家

  • AG国际厅正發生著什麽

  • 五大品牌贏家

  • 發布時間:2017-1-22    文:

  • 和往年一樣,今天我要寫年度“品牌贏家”的文章,我會從企業品牌、政治品牌、民族品牌和個人品牌的發展去評論我認為是2016年五大品牌的贏家。歡迎大家進行評論。

    分類:高科技品牌

    最大的贏家:“蘋果”

    失敗者:“微軟”和“三星”(並列)

    這是蘋果品牌碩果累累的一年。沒有受到史蒂夫·喬布斯辭世的影響,反而帶來利好。

    蘋果公司近期的勝利比比皆是。該公司經曆了一係列顛覆整個高科技產品的產品成功。它以增長84%,1533億的市值超過微軟成為世界上最有價值的麵向消費者的品牌。而且由於債務上限危機,蘋果公司的財政儲備一度超過美國政府的財政儲備。

    即便如此,蘋果品牌忍受著被和他們的前CEO史蒂夫·喬布斯的個人品牌混為一談之苦。很多蘋果的狂熱粉絲(和相當多一知半解的商業媒體)似乎相信史蒂夫·喬布斯就像一位漫畫書的策劃者,公司的其他人碌碌無為,執行著他的創造性的意誌。實際上,喬布斯在2011年初就離開了委員會,雖然這一年是公司有史以來最好的年份之一。

    現在,喬布斯走了,會迅速變得清晰的是,盡管喬布斯可能建立了蘋果公司的企業文化,但這是文化,成群富有創意的人在這種文化氛圍中工作,這是公司持續成功的秘訣所在。蘋果品牌會是強勁的,不受圍繞其創始人的神話的影響。

    分類:老式科技品牌

    最大贏家:“通用汽車”

    失敗者:“豐田”

    事物變化何其迅速。

    僅僅兩年前,通用汽車還身處極大的困境當中。該公司的地位從世界頭號汽車製造商下滑到第二的位置,資金虧損像無底洞一般。2009年6月申請破產保護,美國的子公司被迫破產,而且看起來好像通用的品牌會最終重蹈斯圖貝克的覆轍。

    如今,通用汽車公司誌得意滿。使用著美國政府給的貸款,它進行了重組,將不賺錢的代理商清理出去,發布了十幾個熱門的新產品,重建與工會的關係,開始盈利,並準備在今年年底重返第一的寶座。

    更重要的是,從品牌的角度來看,通用汽車成功地簡化了其品牌結構,排除了較弱的產品品牌,並更加注重其公司品牌,同時廢棄了藍色的呆板方形“徽章”(如上圖所示。)

    作為上述所有內容的結果,通用汽車公司現在看起來更像個贏家,而不是失敗者。她會持續下去嗎?誰知道?但至少現在,通用汽車誌得意滿。

    分類:民族品牌

    最大的贏家:“阿拉伯”

    失敗者:“基地組織”

    曾經有個時候,“阿拉伯”品牌在美國幾乎就是“恐怖分子”的縮寫。更糟的是,在國家新聞中不斷播放的無數故事描述著阿拉伯文化最糟糕的方麵,比如肢解人體的罪犯。

    然後是“阿拉伯之春”—一個可能直接來自於《廣告狂人》中情節的非常歡快的詞語。突然間,阿拉伯人成為更加**的中東,早期改變世界的技術采用者,以及反對一群邪惡暴君的自由戰士的先驅。

    當然,在整個事情崩潰而陷入一大堆種族衝突、宗教偏見、軍事政變和“新老板,和老上司一樣”之前,這可能隻是個時間問題。但現在,嘿,該品牌就像一罐新打開的除臭劑般清新可人。

    分類:政治品牌

    最大的贏家:“布什”

    失敗者:“羅姆尼”

    所有品牌,包括政治品牌,都包含三個基本要素:資產,包裝和品牌名稱。雖然布什品牌名稱目前退休了,但有充足的證據證實,布什品牌的資產和包裝都在高漲。

    在資產方麵,對布什政策的認可要多於奧巴馬政府對這些完全相同的政策的追求?從關塔那摩、伊拉克、阿富汗到銀行救助,幾乎沒有哪項政策是布什選了而奧巴馬沒有選的,因為奧巴馬顯然是個聰明人,他追隨布什路線(從而造成其支持者的反對,同時他的敵人完全不會買賬)的唯一合理的解釋是,布什團隊起初肯定是正確的。

    在包裝方麵,通過收養一名經過選擇的殘疾兒,布什(精英中的最精英家庭的常春藤盟員)讓自己贏得了公眾的愛戴。今天,這看起來就像下一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不會是仿製品,而是貨真價實的,從而證實了牛仔意象的毀滅性效果。

    唯一缺少的是布什品牌名稱自身,它已經喪失了2008年時的大部分毒性,另一個布什候選資格還會遠嗎?(2016年的傑布或者2020年的珍娜?)

    分類:個人品牌

    最大的贏家:“沃倫·巴菲特”

    失敗者:“艾恩·蘭德”

    談論位高則任重!

    雖然其餘富得流油的人都出去購買他們的第二艘遊艇,重新裝修他們的第三個度假屋,或者確保窮人不會得到賠償金,但巴菲特在《紐約時報》上寫了一篇名為《不要再縱容超級富豪》的專欄文章。

    他在文章中指出,當超級富豪無疑是來自我們這些勞工的大量供奉的受益者時,他從對他這樣的人沒有多大意義但比自己的秘書還要低的征稅率中受益了。

    通過這樣做,巴菲特成為首位為社會底層人民普遍怒氣的代言的萬億級富豪。他的名字甚至被附以“巴菲特規則”,一種由奧巴馬政府竟然試圖提高富人稅收的唐吉可德式的努力—所有人(毫無疑問也包括巴菲特)都知道注定要失敗的想法。

    即便如此,巴菲特以一種不畏懼說真話的形象出現在國家的政治舞台上。而這是一種即使以巨大的慈善扣除也不能購買的品牌資產。

包裝設計公司食品包裝設計公司 品牌策劃公司 包裝設計公司 品牌設計公司 食品品牌策劃 上海品牌設計 上海品牌策劃 上海營銷策劃公司 上海包裝設計公司 品牌策劃 營銷策劃公司

COPYRIGHT © www.theprogressprojec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SUNSON PLANNING